歡迎訪問寶雞市川渝商會網站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川渝文化 > 正文
四川人的安逸生活
發布時間:2012-7-25  閱讀:2055次

      外地人說四川人“不成器”,因為老子說“君子不器”。這是四川到道家文化與中原儒家文化的迥異之處。
  他們也愛自由,誠如裴多菲所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四川人并不是默默無聞的,試看當今文化界、娛樂界乃至企業界,哪里沒有四川人的身影。
  四川人也為生存奔忙,但他們也懂得享受生活。他們有一種在掙錢和生活之間求平衡的心態。他們會搬張小板凳,泡碗青瓷茶碗裝的濃茶,悠閑地曬著太陽,擺著龍門陣。作家林文詢說:“成都人就生活在龍門陣,猶如他們大半輩子都浸泡在濃茶中一樣。他們的文化滋養、歷史知識乃至人情世故、生活經驗等等,很多都是得益于這些源遠流長無所不包的生動活潑風味無窮的龍門陣。”因此,人們總是習慣用“世俗”來形容四川人。世俗,學問是很大的,作家阿城說:“世俗里‘世’,實在是大;世俗之大里的‘俗’又是花樣百出。”四川人就是永遠活的那么精彩,那么有滋味。

      四川是一個盆地,是一個只適合當后方,不適合作市場,不作戰場的地方。這就是上帝要讓它凹下去的原因。
      有民俗學家得出結論,四川人(當然也包括重慶人)雖處內陸,骨子里卻與地中海沿岸城市人群的特點極為相似:喜歡大家族式群居生活,好熱鬧、新鮮、刺激的東西,熱情奔放,自由散漫,知足常樂……事實上,四川人的特性很復雜,很難以一言蔽之。生活在這個盆地的四川人,與很多中國人一樣,經過幾千年的民族融合,已很難講出自己的來源。四川人的念頭,認為自己是四川人,所以才是中國人。四川人其實是一個移民概念,從生物學來看,民族融合之后,民族的生命力更強,像美國人,乃是全世界各民族融合而成。這也是四川人吃苦耐勞的生理基礎。
  詩人何其芳在上個世紀苦苦呼喊《成都啊,讓我把你搖醒》,但四川人會說,急啥子,讓我再睡幾分鐘。你等他醒了,幾十萬川軍就心甘情愿地出川上陣。四川人并不是默默無聞的,試看當今文化界、娛樂界乃至企業界,哪里沒有四川人的身影。
  四川人也為生存奔忙,但他們也懂得享受生活。他們有一種在掙錢和生活之間求平衡的心態。他們會搬張小板凳,泡碗青瓷茶碗裝的濃茶,悠閑地曬著太陽,擺著龍門陣。作家林文詢說:“成都人就生活在龍門陣,猶如他們大半輩子都浸泡在濃茶中一樣。他們的文化滋養、歷史知識乃至人情世故、生活經驗等等,很多都是得益于這些源遠流長無所不包的生動活潑風味無窮的龍門陣。”因此,人們總是習慣用“世俗”來形容四川人。世俗,學問是很大的,作家阿城說:“世俗里‘世’,實在是大;世俗之大里的‘俗’又是花樣百出。”四川人就是永遠活的那么精彩,那么有滋味。
      要說講義氣,人們很自然就想到了山東人和山西人。無論是梁山水滸好漢式的山東人,還是關二哥式的山西人,都是講義氣的典范。其實說到講義氣,四川人也是絲毫不遜色與山東人、山西人的。
  四川人講“義”!義是什么?大儒孔子、孟子早已解釋得清清楚楚。義的基本含義:一是忠于朋友,同生死、共患難,一諾千金;二是行俠仗義,扶危救難。近代四川有一種叫袍哥的民間幫會團體,是哥老會的一種組織形式。“袍哥”信服的是義字當頭的紅臉關公。
  袍哥是四川土話,俗名“購皮”,也叫“海光棍”。“袍哥”二字的來源,據袍哥們自己說是根據《三國演義》來的——美髯翁關羽為了保護兩位嫂嫂被逼投降后,一心想收服關羽的曹操經常賜給金玉珠帛,但關二爺概不接收,一次曹操將日行千里的赤兔馬贈給了關羽,關公大喜,說有此良馬不日將與兄長劉備相會,于是曹操悶悶不樂,后來曹操見關羽穿了自己賜的錦袍卻在外面罩了件舊袍,便問其原因,關羽答道:“舊袍是我大哥劉玄德所賜,如今受了丞相的新袍,卻不敢忘卻大哥的舊袍。”四川袍哥對武圣人關羽這種義薄云天的人格佩服得五體投地,于是以此為名。袍哥兄弟處處以關羽作行為楷模,他們常掛在嘴頭的一口話是:“袍哥人家,義字當先,決不拉稀擺帶。”袍哥的影響范圍很廣,袍哥的成員遍及社會各階層。俗稱袍哥“一多”:仁字號上的谷子多,參加者多為士紳、富戶、官員、書生,位最尊;義字號上的銀子多,入義字號者的行商、坐賈、業主為多;禮字號的定子(即拳頭)多,參加者以煙、賭、匪盜為多。袍哥文化實際上就是一種民間幫會文化。袍哥講的是紀律嚴明,所以在袍哥內部,有許多戒條,主要有四不準:一不準窮人賣個(裝桶子出賣袍哥);二不準卡字更股(分錢財不公平);三不準進門參灶(看內財,與袍哥妻女通奸);四不準紅面肆兇(發酒瘋,亂出言語,不認真)。至于違規者,必須受到“家法”制裁,輕者磕頭認罪,最嚴重的必須“三刀六個眼”,嚴刑處置。
  在近現代歷史上,四川人以袍哥為榮耀。不論城鄉,各行各業,男女老少,都有袍哥成員。四川全省人口有袍哥身份者在70%以上。從省主席、參議員到縣長、鄉鎮保甲長,絕大部分都有袍哥身份。所以,袍哥到處都吃得開,受到人們的敬畏。
  1911年5月9日,清政府接受盛宣懷的建議,收回地方筑路權,宣布鐵路國有,將集股商辦的川漢鐵路路權拱手讓給外國列強。由于四川人民對于清政府的股權賠償不滿,反清情緒迅速高漲,四川的保路運動在極短期內如火如荼地迅猛展開。兩個月中,全川大多數州縣建立了保路同志會,其中有同盟會,有立憲派,但最主要的力量是各地的袍哥,同盟軍所依靠的力量,也就是袍哥與新軍,四川同盟會負責人熊克武、尹昌衡、楊庶堪、吳玉章等人也都加入了袍哥。1911年8月4日,川西各地袍哥大爺到資州(今資中)羅泉井召開袍哥攢堂大會,商議保路反清事宜,決定將保路同志會改為保路同志軍,在川西地區舉行反清大起義。9月7日成都血案爆發后,以袍哥會為主保路同志軍開始全省武裝起義。保路運動成為辛亥革命的導火線。由此可見四川人的團結意識。
  袍哥會雖然有黑社會性質,但在民國時期四川政治舞臺上中央勢力地方勢力錯綜復雜的矛盾,有時共產黨也會依靠、發掘這類鄉土組織力量,因此有很多的袍哥頭目與共產黨聯絡緊密,甚至直接為共產黨事、提供方便,這些袍哥被共產黨稱為紅色袍哥。如邛州的川軍團長王伯高,二十軍駐成都辦事處少將主任杜重石。
  到了現代,袍哥這樣的組織雖然已經消亡,但四川人這種抱團打拼,講義氣的故事還是在各個行業延續。霖林在《四川人與重慶人》一文中講了一個現代四川人的真實故事,最能體現四川人的團結精神文中,小徐是很標準的“川妹子”,是在深圳開發廊的。一般說來發廊妹的會給人留有不良印象。至少與一些不正當職業聯想到一起。但小徐是做正經生意的,除了洗頭和刮臉以外,別的活計不干。小徐說,到店里要求“特別服務”的人每天都有四五個人,她說,要想掙錢在這里很容易,但是“錢要掙得干凈”,所以,小徐只能在這里維持著,每個月除了房租水電外,所剩不多。有一次,幾個爛仔喝多了酒,到小徐的店里滋事,小徐很害怕,幸虧在附近車衣廠打工的川妹子、川小伙出來解救,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小徐事后說,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我們遇到了麻煩時,只要會講四川方言的人,無論他來自成都、廣元還是來自重慶、萬縣,大家都會互相幫助,因為我們都是四川人”。

寶雞市川渝商會 版權所有
地址:寶雞市金臺區陳倉園金九商務樓411室 聯系電話(傳真):0917-3248086 聯系人:成亮(18049398276) 文靜(18690405170)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vkdglp.live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广西快乐双彩论坛